我国石材行业走绿色环保发展之路是势在必得的,尽管中国是他们的财富之源

摘要:
作为石材行业,无论是矿山开采不成型的材料还是企业加工出来的边角余料以及初加工企业产生的污泥等,在没有合理处理的前提下,都会对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
  一、合理开采,倡导低碳经济,形成绿色产业循环链条
  作为石材行业,无论是矿山开采不成型的材料还是企业加工出来的边角余料以及初加工企业产生的污泥等,在没有合理处理的前提下,都会对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石材加工企业的废水大部分未得到充分处理就直接排放,对生态造成极大的破坏,周边的农作物不能生长。此外,产生的噪音对周边居民也造成极大的影响。这些都是制约石材加工企业在较好的地理位置充分发展的因素。
  石材产业链的范围尤其广,涉及到矿山开采、石材初加工、石材深加工、石材加工废弃物的再利用、石材的销售、石材加工辅料的生产与销售、石材防护材料的生产与销售、石材安装配套产品的生产与销售、石材开采及生产设备的研制与销售、石材工程装修的设计与施工、石材工程的后期维护与管理以及物流运输等。因此我国应实现整合生产、整合营销、整合资源、整合经营,加速工业化、产业化、产业链的形成,促进石材工业的壮大与完善。将石材加工企业定位布局,建立起配套的废弃物处理设施,有效地对废弃物进行集中处理,必将更有利于企业的发展和生态环境的保护。
  中国石材建设绿色产业,能优化石材业的产业技术结构、企业组织结构和产品结构,实现石材产业资源整合和加快产业升级,还对我国环境的保护和资源的开发和循环利用有相当积极的影响,中国石材构建绿色产业结构,是实现石材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双赢,是建设循环经济,走社会主义新型工业化道路的大势所趋。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石材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名声享誉海外。眼下,发展低碳经济的旗帜已在国内高高飘扬,我们需要创建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国石材行业走绿色环保发展之路是势在必得的。
  在石材的需求量和消费量日益增长的市场上,我国石材行业必须抓住机遇,深化改革,跨越发展,坚定不移地走新型工业化的道路。那么,石材行业应该如何去开辟这条新的发展之路呢?365石材网为大家搜集并列出以下建议:
  二、技术推陈出新质量迈上新台阶
  首先在生产上采用新技术,新方法,新工艺,新设备,借鉴外国石材工业产品质量和工艺控制策略,采取坚决措施提高开采荒料质量,来控制石材产量提高石材质量。在生产和应用领域同时强化石材工业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坚决贯彻质量第一的指导思想,宁愿牺牲一点产量也要满足提高石材产品质量的各种需要。严格控制和杜绝低等和劣质石材。推动石材企业在优化石材设计、切、割、磨、抛光等工艺方面采取一系列新措施,使我国石材质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为生产和出口各种优质石材工业品打下基础;鼓励发展新型石材和特种石材的生产。如,天然石材超薄板以其体积小、重量轻、花纹自然、坚固耐用等特点,具有放射性低、吸水率均匀、抗腐蚀耐风画、坚实耐用、花色自然和抗污易清洁等优点被公认为二十一世纪的绿色建材饰品,应大力发展。
  三、以科学技术创新传统石材打造数字化石材
  中国石材企业信息技术应用和石材工业信息基础设施必须完善,因此石材企业要以此为契机,加快企业信息化步伐,大搞电子商务,开展网上交易,控制商务成本,初步构筑“数字石材”的基本框架,为参与国际竞争打下基础。要切实现代信息技术手段来提高企业的营销水平,控制商务成本,进一步加快市场部,营销队伍和销售网络三大工程建设,以市场为导向,积极应对市场变化,掌握市场变化规律和趋势,加快营销创新步伐,以企业的管理优势和优质的产品质量及服务永平来巩固市场,扩大市场。
  四、进行石材资源整合,实现石材工业的规模经济
  如果我们在结构调整和升级过程中,以市场为导向,以长江三角洲和长江流域经济带的地区的资源配置为出发点,进行石材自愿整合,逐步实现我国石材工业的规模经济,组建大企业集团,形成强有力的联合舰队,那么在国际竞争中能处于有利地位。同时要搞活中小石材企业,通过产权改革,股份制改造等形式使他们在市场竞争中得到发展。当前以国家的产业政策调整生产布局,遏制“石材之花”遍地开放现象的时机已经成熟。应特别强调支持,培育和壮大一批有投资能力,对行业有带动作用,对市场有引导作用,对外资有竞争作用的大型企业集团,发挥这些集团在石材工业结构调整中的重要作用。
  五、解决矛盾调整市场结构优化石材市场
  我国石材必须积极解决石材工业调整中出现地矛盾和问题,以市场为导向,以生产高档石材新产品及石材制品为重点,加快先进开采和加工工艺的发展速度,处理好新增生产能力和总量平衡之间的关系,坚持发展和淘汰相结合,以加快先进工艺的发展促进落后工艺的淘汰,通过不断优化石材工业的技术结构,产业结构,最终使我国石材市场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

摘要:
2015年10月15日,由中国建筑材料联合会、中国水泥协会、中国建筑玻璃与工业玻璃协会、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主办的全国水泥玻璃陶瓷产业全面推进节能减排达标工作大会在广东佛山召开。
  2015年10月15日,由中国建筑材料联合会、中国水泥协会、中国建筑玻璃与工业玻璃协会、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主办的全国水泥玻璃陶瓷产业全面推进节能减排达标工作大会在广东佛山召开。中国建筑材料联合会会长、中国水泥协会会长乔龙德,中国建筑材料联合会副会长陈国庆,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会长叶向阳等领导以及企业代表180余人出席会议。    会议由叶向阳主持,陈国庆副会长作推进节能减排工作报告,会议还宣读节能减排倡议书并颁奖,广东新明珠陶瓷集团、广州市越堡水泥有限公司、山东金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国建联信认证中心等企业代表发言交流节能减排经验,乔龙德会长最后发表了重要讲话。

摘要:
10月26日到29日,十八届五中全会即将召开。围绕这次重要会议有一系列推测,如十三五的GDP增长速度、国企改革、地方差异化发展等等,但最重要的议题显然是法治市场,使资源公平而高效地进行分配。
  叶檀:谁是中国经济大空头?
  任何改革手段最终是为了让多数国民过上有尊严的体面生活,任何不以国民福祉为目标的发展,最终将成为撞上冰山的泰坦尼克号。
  10月26日到29日,十八届五中全会即将召开。围绕这次重要会议有一系列推测,如十三五的GDP增长速度、国企改革、地方差异化发展等等,但最重要的议题显然是法治市场,使资源公平而高效地进行分配。
  中国市场经济如果基本能在法治轨道上运行,多数国民消费能力得到提升,交易成本下降,即使GDP低到6.5%,又有什么关系,经济基础强大不可撼动。如果市场经济不能走法治之路,低效的僵尸企业源源不断地吸纳廉价社会资源,利益分配不由能力、税收决定,一个人能否成为富翁主要而由政府与权力机关的意志决定,这样的经济不管名义增长达到7%还是8%,迟早要付出惨痛代价。
  巴西经济增速曾经与中国奇迹相当,阿根廷曾经是令人艳羡的富裕之国,但时间洗涤之后,彩色油漆背后斑驳陆离。这些国家相同的是贫富差距极大,并且没有能力解决来自于权贵的轻松富裕之路,缺乏法律、税收等制度建设能力,从本质上来说,这些国家权贵富裕阶层就是这些国家经济的天然做空者。
  目前中国经济发展权贵市场色彩浓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那些特质,中国几乎一应俱全。
  全球存在贫富不均问题,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的贫富差距让人骨鲠在喉,不必引用基尼系数等经济数据,看看近几年移民在悉尼、旧金山、纽约购房的情况,就知道中国财富分配多么不均衡,财富不均还不是最致命的,依靠关系、地位与血缘,能够轻而易举得到巨额财富,蒋洁敏、李春城等案例,一再证明了中等陷阱国家的轻松钱是体制的巨大出血点。
  与曾经的阿根廷相同,不公平地获得巨额财富的人不可能具备责任感,他们向全球离岸中心与发达国家转移财富,正像当初的阿根廷富翁向欧洲转移财富,他们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国,正像当初的阿根廷贵族把根仍然留在欧洲,从本质上,这些人骨子里是本国经济的做空者,是财富到达地如英国、美国等发达国家经济的做多者,尽管中国是他们的财富之源,但也成为财富成本的承载地。
  非法治的市场与权贵并存的格局,业已造成系列发展难题,一方面市场成为成为少数上层权贵的资本操纵游戏,另一方面富裕阶层在境内消费难以提升,形成明显的消费替代,富裕群体纷纷跨出国门进行消费,在全球各地背上中国贴牌制造的各种产品,从全球像角马一样来回迁徙。正如新晋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迪顿研究证明,富裕群体消费钝化,只有让更多的人拥有消费能力,才能真正提振消费。
  中国高端消费向境外转移,据《新华网》报道,奢侈品专业研究和顾问机构财富品质研究院今年9月发布《中国奢侈品报告》,2014年中国消费者买走全球46%的奢侈品,当年出境游人数为1.17亿人,相比2010年的5300万人大幅1.21倍,人均境外购物消费632美元。
  另据国务院扶贫办负责人10月12日披露,中国目前以现行标准计算,贫困人口达7017万,而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仅6年中实现全部脱贫,压力非常艰巨。
  这些近乎民粹的论述,似乎可以得出简单结论,剥夺这些权贵剥夺者是有理的,笔者绝不赞同剥夺富人财富、更不会给移民贴上卖国的标签,强烈反对以剥夺的财富实现普遍的贫困。这样做将使中国离法治经济越来越远,离中等收入陷阱越来越近。很简单,因为轻易的不经程序的剥夺,意味着新的权贵的诞生,意味着发展模式的倒退。
  法治而公平的制度才能产生长期的财富,才能让能力致富的财富生成模式生根发芽,让发展的成本通过税收方式进行较为公平的承担,同时,使绝大多数国民成为中产收入阶层,以便有效地提高消费,进而倒逼出产品信用与严格的标准。只有中产收入阶层占主导的社会,才能谈得上理性与尊严的生活。
  从具体手段上说,十三五期间,地方的差异化发展可以得到推进,国企的并购重组、混改模式会强力推进,而民间企业家的创新能力将受到极大呵护,对外开放进一步加旨。但不管具体手段如何,如果资金仍然不可扼制流向僵尸企业,如果权贵仍然靠血缘发财,我们就可以对改革的结果做出最简单的推断。
  中国经济发展不需要贴标签,无论以新加坡方式运行,还是德国方式运行,或者综合吸收各国所长,只要能够推进中国法治市场经济,都是好办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