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带来水泥产业的趁势而起,来到黄石分公司慰问生产一线员工

图片 3

图片 1

 李叶青的办公室在公司顶楼走廊的最深处,两面环窗,清晨的阳光从透亮的玻璃中渗透过来。这位水泥行业有名的儒商,低调,但睿智,从“十二五”转型到行业价值回归,从竞争秩序到企业并购,从市场发展到社会责任,他似乎永远是思想的先行者。自2000年掌舵华新水泥以来,他带领着这个百年老厂走出了水泥产业一个新的模式,走在传统水泥产业的前列。而在“十二五”,百年华新的百年责任正在以更高的起点延续着。

图片 2

 本网消息:2月10日,是农历正月初八,上午十时许,迎着冬日的细雨,冒着凛冽的寒风,黄石市委书记王建鸣及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周蔚芬、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罗光辉等市领导一行,来到黄石分公司慰问生产一线员工。

图片 3

 本网消息:
新年伊始,中国信息安全认证中心向华新公司IT部颁发了ISO20000国际认证证书,华新公司由此成为中国第一家获得ISO20000认证的水泥企业,表明华新水泥在信息技术服务管理方面已经符合国际标准的要求,IT服务管理步入了国际规范化管理的行列。

 公司董事长陈木森、黄石分公司执行总经理李勇和部分员工在分公司大门前热情迎接了市领导。陈木森董事长感谢王书记等市领导在春节上班后,来到华新进行慰问。王建鸣书记一行在水泥窑中控室详细了解了华新公司的生产情况及环保工作,陈木森董事长、李勇总经理分别向市领导一一作了汇报。王书记在向华新全体员工恭贺新春的同时,殷切希望华新黄石分公司在2011年再做新贡献,取得新业绩。

 “十二五”,转型在循序渐进

 2010年4月14日,华新正式启动ISO20000认证项目,经过项目启动和计划、现状调研、差距评估和IT服务管理体系建立等阶段,建立起了包括总纲、体系管理、服务策划与实施管理、新服务管理、关系管理、控制管理、解决管理、服务交付管理等共8部分组成的IT服务管理体系文件。2010年8月,公司IT服务管理体系开始进入全面试运行阶段,体系运转已初见成效,逐步形成了有效的自我学习、自我改进和完善的程度。至此,公司IT部已经建立了一个入口、一套体系、一个平台,完善了统一对外的服务台,构成了快速有效处理业务部门和营业部IT服务请求的渠道,IT运维基本形成了“事前有规则、过程留痕迹、结果可展示、事后可审计”持续改进的管理模式。

 

 2010年11和12月,国家信息安全认证中心派审核人员分两阶段对华新水泥实施的ISO20000体系的建立﹑实施﹑运行﹑监视、评审﹑保持和改进等各方面进行了认真﹑细致的认证预审核和正式审核。

 谈起刚刚过去的“十一五”,李叶青也不由感叹发展速度确实非常快,出乎意料,“这十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十年”。

 ISO20000是一套提升服务质量、水平的体系保证!作为IT运营和服务管理水平的国际标准,它从组织、规划、流程、标准、实践等各方面规定了有效提供服务、一体化管理过程以及过程建立的具体要求,帮助识别和管理IT服务的关键过程;通过“IT服务标准化”,保证IT服务的效果。

 回想改革开放三十年,很长一段时期都是在打基础,2000年以前虽然也曾提出地方政府的收入增长、GDP增长,但只是一种“强调概念”,大多停留在口号和抓样板典型。可以说真正发力的是“十五”、“十一五”,政策中突出了GDP概念并有了务实的动作。加入WTO是中国经济开始腾飞的一个重要跨越,思想上、观念上、运行上都发生很多变化,再加上政府加大性的投入,相关产业的投资带动了中国经济的增长、财政的增长,也带来水泥产业的趁势而起,水泥产量从2000年的6亿吨提高到2010年的18.5亿吨。

 华新公司IT技术应用一直处于行业领先地位,这次通过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IT服务管理体系,使公司IT服务管理水平有了显著的提升,有力地保证了公司业务数据的安全和业务平台的稳定性,从而能更有效地支持公司业务参与市场竞争。

 这种“GDP至上”的概念在造就了中国经济神话的同时也引起了众多非议,随着国家经济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李叶青认为从中央的精神看“十二五”这种发展模式已经是转向了。其实早在2007年胡锦涛总书记就提出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从中央提出到真正要能够落实至少需要五年时间,有一个滞后期。“现在经济转型才逐渐呈现出态势,不强调GDP了,开始强调民生、开始强调环境质量,估计再有两年就会完全拧过来。”

 

 经济发展模式转型以后,可能就会带来水泥市场的一些变化,比如需求量。尽管我国的固定资产投资额还在继续不断增长,但万元固定资产的水泥消耗量下降得非常快,“估计我国的水泥需求未来不会有太高的增长空间”,李叶青坦言。

 需求量上升、下降在国外是非常正常的事情,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使包括整个欧洲在内的国家都在衰退,水泥需求急剧下降,法国从5,600万吨跌到4,000万吨左右,但价格并没有下降甚至还略有增长,企业都明白控制供需关系的重要。这也给了李叶青一个很深的思考:对我国的水泥需求量,大家似乎都更愿意做乐观估计,即使再保守估计,也始终还在涨,但一旦出现跌的时候怎么办?“当然,大家现在都说我国的水泥需求从来没跌过,从来没跌过不代表不跌,风险就是这个地方,跌过了大家可能还会有警觉。”

 

 水泥是刚性需求 价格要回归理性

 

 对我国水泥产业发展过程中的问题,李叶青可谓一向铁口直断、直指要害。几年前的一次会议上他的一句“做水泥的不能都像农民”引起一片哗然,采访中他又爽朗地提及了这件事,笑说“那是伤了一片人”。直来直去的他将水泥生产比喻成农产品种植,都缺乏一个整体的平衡性,市场好了就一窝蜂纷纷生产,结果供大于求就纷纷降价出货,利润水平始终上不去。几年后的今日,这个问题仍然普遍存在。

 水泥产能始终是大于市场需求的,在发达国家更是如此,水泥生产本身就是求平衡的一个过程,实际产量始终要跟需求量平衡。而从经济学的弹性理论来说,与圣诞节商品打折抢购不同,水泥是一种绝对刚性需求的产品,近乎没有价格弹性。他细细地给我们算了一笔账:万元固定资产投资消耗1吨水泥,也只意味着1万元工程项目投资中水泥成本仅约300元,比重约3%,这个比例是非常低的,即使水泥价格提高了10%甚至20%,对整个工程来说成本浮动连一个百分点都不到,对工程项目来说不会太计较这个零点几百分点而承担之后拆迁、缓建等成本大幅增加的风险。“水泥该用的时候就得用,不用的时候降价也刺激不出来,就是水泥不要钱该不用的还不用,不会因为要省三分钱去花一块钱。”

 “农产品还有中央来收购,水泥生产多了,谁来收购?它又无法储备。做为工业组织,特别是现代的工业组织,理性很重要。”李叶青说,之后他又强调,“关键是价格这个问题要回归理性。”对当前水泥市场上的部分企业降价出货,李叶青很不客气地指出“能多跑几步?就一步。这是典型的小农思想”。当然也有企业的政策是想降到让其他企业卖不动,但一些小企业亏了就会想歪招,劳工工资、产品质量、环境质量下降,再加上偷税漏税,把大企业技术优势、管理优势、规模优势的成本弥补回来了,最后的结果也不见得比大企业赚的少,反而更可能拖得两败俱伤。李叶青笑说,“可能你会说这种方式不可持续,但对百年华新来说我们是声誉第一,他们是生存第一。”

 对这种环保不达标、产品质量不合格的小企业,李叶青说就是两种办法挤压,要么收购,要么国家宏观调控不让生产。目前国内对这些方面的控制还不严格,“未来五年中央肯定要重视这个,民生、产品质量、环境安全、产品安全肯定是国家要重点关注的事情。”对这一点,李叶青还是有所期许的。

 

 市场回归需要游戏规则 华东率先

 

 说起此轮长三角地区的价格回归,李叶青评价说,限电使企业压制了20%的产能,价格就上去了,实际上要是主动压20%,价格也是能够上去的。在水泥这个游戏圈里,竞争是永远的,但李叶青认为“竞争是有游戏规则的,这个规则应该是大家认可的,而且是懂得这个规则的人来玩”,如果思维方式不一样,规则不一样,比如吃饭中国人拿筷子印度人拿手,那行业永远提升不起来。

 现在企业逐渐开始明白这里头的游戏规则,但靠谈不是长久办法,“少”才能明白,市场上需要几家实力相当的大企业共同整合市场。在北美阿拉斯加的公共领空,俄罗斯的战斗机跟美国战斗机机翼距离只有400cm,谁也不蹭谁,贴身肉搏,但从来不会真正打起来,如果换成某些国家,也许差个几公里就该轰了。“当行业集中度发展到一定程度时,才能有行业共识”,李叶青强调。

 水泥发展是有一定规律的,东部地区首先出现过剩,因此只有东部做好了,其他区域才能复制,这是一种传染的方式。对走在全国最前列的浙江市场,李叶青早在六、七年浙江还处在高速发展时就看到了隐患,指出应该进行尽快整合。南方水泥于2007年底开始进入,从目前来看,南方水泥无疑是成功的,特别是在实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结合上,李叶青表示,“我期盼南方水泥能做好,能够带动企业从本质上正确认识,东部走出样子了,中部西部有经验可循了。”

 

 市场价值是考量收购的评判标准

 

 水泥行业此前长时期的技术结构调整、组织结构调整为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随着国家9·30文件对新建产能的紧急刹车,“十二五”必然进入了收购的时代。对于这一点,李叶青有着精辟的判断标准,“现在收购成本肯定比低谷时高,但我们遵循的是市场价值。只要并购企业的价值不脱离应有的市场价值就具有并购价值。”他也表示,华新水泥收购不是为了单纯地做大,是为了区域协同、提高集中度,提高行业的管理水平,并购中基本是拿下多数股权,但不追求一定全部拿下。

 应该说,包括华新水泥大股东Holcim在内的世界建材大集团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的成长都是并购史成长。跟国内并购为了做大不一样,国外水泥企业有很好的理念,看整合后是否能形成区域价值——几个单厂没整合好的时候,吨投资300元,但每家企业都亏损,算起来市场价值是负值,就不会考虑出手投资;如果这几家企业整合好了,市场开始盈利,吨投资400元也愿意买。与金融资本投资者追求利益的天性不同,产业资本是追求长远的发展,李叶青形象地比喻说“金融投资者把企业打扮漂亮了是一定要卖出去,而产业资本是相守到老的”,Holcim的这种并购理念也延续到了中国。

 并购应该是一种什么行为呢?李叶青举了个简单的例子:用10个亿收购了5个厂,如果5个厂继续全部存在,利润是1个亿,是10%的回报率;现在关掉其中2个厂,把这两个厂的产量加到三个更有效率、更有优势的企业里头,市场价值利润是2个亿,是20%的回报率。是做10%的回报率还是做20%的回报率?肯定是20%。但需要多花钱,不能只买3个,而要买5个关停2个,寻找市场价值的最大化。

 这个理念与李叶青多年前就提出的“减法”思想不谋而合。“如果周边省份不会对湖北进行强烈侵蚀的话,湖北可能会做出真正的样板出来,我希望三家主要企业在湖北能拿到80%以上的市场份额。”他表示。

 

 百年华新 百年责任的延续

 

 2010年10月13日,湖北省政府就如何“支持华新做大做强”召开专题会议,给了一个明确信号。

 2010年12月27日,华新水泥在工信部、财政部、科技部公布的第一批“两型”企业创建试点名单上榜上有名,三部委要求试点企业通过3年的努力,在产品结构、产出效率、资源节约、环境保护等方面都达到行业先进水平。

对华新来说,信任和期许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责任。

 从2008年中开始,华新水泥开始发布年度社会责任感报告,成为水泥行业里第一个发布社会责任的企业。李叶青表示,华新有两个概念,一是要让产品变成绿色产品,二是让行业变成环境服务行业。从节能减排,到垃圾焚烧,吸收的是社会和其他行业的废料,产品是水泥,实现彻底的转身。社会责任和竞争优势紧密相关,“把绿色变成竞争优势的一部分”,华新已经不仅仅是为城市建设提供水泥产品、“锦上添花”的一个水泥厂,而是一个清洁的城市和社会的“必需品”,实现从社会责任到竞争优势的转变。

 “我们有一个理念,华新也许产能做不到全国第一,销售额做不到全国第一,但未来我们一定会在企业社会责任这块做到全国第一。”
李叶青很有信心地表示,“站在Holcim的肩膀上,华新会做的更好、更超越,未来五年很可能会在Holcim集团内成为旗舰。”

 百年华新,百年发展、百年责任的延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