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玻璃不仅用在鸟巢、水立方这样的地方,与其完全子公司福州东旭光电合资

北京奥运会鸟巢、水立方、国家大剧院、世博会“阳光谷”、世界第一高迪拜哈利法塔、韩国政府世宗办公楼……说起这些耳熟能详的世界标志性建筑,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它们都采用了来自山东淄博的玻璃。9月20日下午,“供给侧?山东侧——第十二届中国网络媒体山东行”西线采访团来到位于淄博的金晶集团有限公司,在行业整体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金晶集团主动实施产业转移,优化整合玻璃产能布局,不仅保持了较高产能利用率和盈利水平,还走出国门,成功占领国际高端市场。

日本电气硝子(Nippon Electric
Glass;NEG)将与中国东旭光电,与其完全子公司福州东旭光电合资,于福建省福清市兴建8.5代线平板显示器用玻璃基板加工厂,预定总投资额将为人民币7亿元左右,目标为2017年6月启用量产,主要将供应给京东方福州工厂电视面板等用途。

9月8日,广安市前锋区桂兴镇,已停产检修56天的广安桂兴水泥有限公司在做重新点火的准备,每年第四季度是水泥行业的产销旺季,能否完成全年营收和利润目标在此一搏。
“今年以来,广安水泥价格已成全国的价格洼地,最低卖到130多元每吨,尽管每卖出一吨水泥就要亏损几十元,这样赔本的买卖也难赚‘吆喝’。广安地区的水泥价格基本回到了15年前,在原材料、人力成本和CPI飞涨的市场中,水泥价格还徘徊在这样的一个价位,简直不可思议。”桂兴水泥副总经理王强说。
广安水泥行业早已到盈亏线的生死关口,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在哪儿?广安水泥行业又能否迈过这道“生死坎”?
站在厂门口,桂兴公司副总王强手指远方说,要是在六年前,买水泥的车子能排到公路外面两三公里,而如今,厂外面冷冷清清。
虽地处西南一隅,但广安却是国内水泥巨头必争之地。目前,在广安城区60公里范围内,聚集了包括台泥、中建材西南水泥、红狮水泥等不同类型的国内排名前十水泥巨头在内的9家水泥生产企业,年产能1550万吨,在四川水泥版图上占据着重要地位。
另外广安煤炭已探明储量7.45亿吨,水泥和煤炭这“一黑一白”产业曾是广安市的传统优势支柱产业。
广安市经信委副主任李庆说,2006年广安共有17家水泥企业,年设计生产能力510万吨,但当时以立窑等传统生产工艺为主,17家水泥厂中只有一家采用新型干法生产工艺。
2006年国家发展改革委要求淘汰落后产能,鼓励水泥行业整合和技术进步。从这一年开始,广安市启动了淘汰落后水泥产能的步伐。截至2008年初,广安市水泥企业总数仍然是17家,产能502万吨,与2006年基本持平。
2008年以来,在投资带动下,全国水泥产量快速增长。四川除了基础建设、楼市等水泥需求猛增外,2008年以来的灾后重建工作更是进一步提升了水泥的需求,水泥价格暴涨,最高价曾突破600元/吨。“那时生产成本才200元左右,相当于每吨有两三百元的利润,什么类型水泥都不愁销,企业排着队来买,2008年,广安所有的水泥企业满负荷生产,行业总利润屡创新高。”王强说。
在需求的刺激下,四川水泥行业迅速扩张。2010年,四川省水泥产量13377.54万吨,同比增长48.6%,大大超过了同一时期的全国平均增速。
新项目在不断上马。2009年广安新增新型干法生产线两条,淘汰落后生产线两条,年产能扩大至803万吨。2010年,广安市水泥产能突破1000万吨,2011年底再次突破1300万吨,但行业集中度有所提高,仅剩下9家企业。
从2013年起,随着需求的逐步缩减,整个水泥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日益凸显,和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一样,水泥价格频频下探,在每吨200元-300元的低谷徘徊。
困境 卖一吨水泥亏损几十元 大浪淘沙后,水泥行业洗尽铅华。
近年来,广安1550万吨水泥产量远超出本地市场600万吨的需求,9家水泥企业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了邻近的南充地区,一时间,重庆、达州、广安等地的水泥企业在南充竞争惨烈,每卖出一吨水泥亏损几十元。
桂兴水泥是民营企业,生产成本较高,在价格战中处于劣势,被迫退出南充等地的市场竞争,2015年,桂兴水泥亏损了1200万元。
与桂兴水泥一墙之隔的是腾飞华峰水泥有限公司,如今已是人去楼空,进入破产程序。“今年上半年广安有两家100万吨产能的水泥企业处在停产状态,一家100万吨产能的企业处在半停产状态。”李庆说。
困顿之时,也是行业分化之时。就在桂兴水泥苦苦挣扎时,距其不远的台泥水泥通过降本增效等“练内功”实现了盈利。“煤炭和电力价格是影响水泥企业利润的重要因素。即使采用新型干法生产工艺,煤电成本在水泥熟料生产成本中的占比仍在60%以上。我们通过降低煤耗和电力消耗来降低成本,每吨水泥少消耗五公斤标准煤和三度电,仅此一项就让企业上半年节省成本五六百万元。”台泥水泥总经理杨涛说,通过设备信息化和智能化改造,“以前每个发货系统都需要一个人,现在一个人就能控制所有发货系统。”
杨涛预测,广安水泥行业的价格已经见底,目前正处于微弱震荡的上升通道中。
2011年,在广东做纺织、房地产的凌炽辉来到华蓥市,收购了广安宏云水泥厂并上马二期100万吨项目,2013年6月初竣工后试生产。“我们错过了水泥行业黄金发展期。”这几年,宏云水泥一直在亏损的泥潭里挣扎,三年来亏损超过一亿元。在宏云看来,水泥巨头能通过全国的产业布局将广安这块的亏损补起来,但对于宏云这样单打独斗的民营企业来说,最好的归宿是通过重组、兼并等方式并入大型专业的水泥集团。
除了观望,宏云正在努力寻找合适的买家。8月22日,台湾水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辜成允一行来广安考察燃起了宏云的希望。“我们关注到辜成允带了负责兼并事项的副总过来,我们也在通过多种方式吸引买家注意。”宏云水泥总经理陈睿川说。
破题 错峰生产提高行业集中度
在企业苦练内功,延长产业链各显神通的同时,广安也在积极探索化解产能过剩的有效办法。
2016年,省经信委、省环保厅出台了《关于开展水泥行业季节性错峰生产的通知》,明确规定全省水泥96户生产企业、117条生产线全年季节性错峰生产时间不少于125天。
所谓的错峰生产,就是强制企业停产检修。据悉,该政策是在全省连续几年产能利用率不足80%的基础上计算出来的,不仅有助于减轻大气污染,也将避免企业间无序竞争,降低企业生产成本。目前,广安市9家水泥企业均已执行这一政策,效果开始显现。
广安市还在探索开拓新的市场和新的产品的供给侧改革。
李庆说,虽然传统水泥企业的销售半径为200公里,但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企业可以研发生产优质水泥和特种水泥运往更远的地方,比如满足电站和机场建设需求的高强度525水泥,“广安‘十三五’期间将不会新批水泥生产线,我们将严格执行错峰限产政策,督促企业加大环保投入,降低能耗,促进行业的兼并重组,提高行业的集中度。”
提高行业集中度是四川水泥行业关键词。目前四川水泥熟料产能排名前五家企业集中度为59.42%,前10家企业集中度为79.09%。这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是与全国先进地区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近几年广安市产业结构调整已初见成效,今年上半年,广安精细化工、生物医药、电子信息、高端装备制造等八大重点产业实现产值同比增长23.8%;代表高能耗、低产出的传统水泥产业和煤炭产业产值同比分别下降9.3%和13.5%。
一升一降间,广安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淘汰和改造传统产业的步伐正在加快,产业结构正在逐步优化。10年前,水泥行业占广安规上企业总产值7.6%,10年后水泥行业占比不超过2%。
不过,最终决定企业能否活下去的还是市场需求。最近,桂兴水泥拟加大在预拌混凝土的投入,2015年,桂兴水泥产量89万吨,在岳池县石垭镇的一座预拌混凝土站就用了30多万吨,今年桂兴水泥计划咬紧牙关再投资4000多万新建一个预拌混凝土站,打通产业链上下游。“我们觉得这个调整期不会太短,可能需要3年-4年,但首先要确保在行业寒冬中下先活下来。”王强说。

玻璃大门、玻璃地板、玻璃墙面……20日下午,走进金晶集团办公大楼,满眼清爽透亮的建筑风格颇具金晶特色。产品展厅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玻璃样品,有填补中国空白的超白LOW-E节能玻璃,有带有各色花纹的彩色玻璃,还有神奇的LOW-E镀膜玻璃。金晶集团副总经理朱永强说,这种镀膜玻璃对可见光具有较高透过率,对远红外线具有较高反射率,在家里安装这种玻璃窗户,冬天能保暖节省采暖费用,夏天可以阻止热辐射进入室内,保持“空调房”般的凉爽。采访团记者们一边忙着拍照、询问各种玻璃的特殊性能,一边笑着互相打趣:“以后家里装修可以安装这种玻璃窗,也体验一下高端产品的奇妙。”
在金晶集团的玻璃生产车间,一块块巨大的玻璃正在生产线上缓缓移动,哪怕只有一点点肉眼看不出来的瑕疵,也会自动遭到“无情”粉碎,严格保证每一块玻璃的超高品质。见记者们对车间内八九米高的巨型玻璃连连惊呼,工作人员笑着介绍,眼前这些玻璃的体格只能算中等,作为中国第一块超白玻璃的诞生地,金晶目前能生产18米的超大玻璃,最厚可达25毫米,其工艺在整个行业内处于领先水平。
记者了解到,从2010年开始,金晶就加快了对老动能的提升改造,逐渐淘汰普通玻璃生产线,先后开发出世界领先的双银、三银低辐射镀膜玻璃、国内一流的热反射玻璃、高铁车窗玻璃等产品,实现了产品。目前,以节能玻璃、镀膜玻璃、太阳能吸热玻璃和防火玻璃为代表的功能产品,产量已超过公司的半壁江山,其中LOW-E节能镀膜和阳光膜系列产品已连续三年以80%以上的速度高速增长,成为国内镀膜产品品种最全、性能最优、规模前三的领军企业,在国内外两大市场均呈需求旺盛态势。今年5月,金晶与世界玻璃生产巨头美国匹兹堡公司共同建设的高端汽车玻璃项目正式投产,项目充分利用金晶集团三银镀膜和匹兹堡的综合技术优势,赋予了汽车玻璃抬头显示、内置天线等智能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
如今,金晶的玻璃制造基地广泛分布于淄博、青岛、滕州、河北廊坊、北京大兴、宁夏石嘴山等地,在优化产业空间布局的同时,顺利实现了产能的改造升级。
“绝对称得上咱们民族工业的骄傲。”来自河北新闻网的杜昱辉告诉记者,金晶玻璃不仅用在鸟巢、水立方这样的地方,还走出国门,在迪拜塔等世界地标性建筑上,向全世界展示中国制造。这不仅是金晶玻璃制造工艺达到业内领先水平的体现,也令人在震撼之余,感到深深的自豪。
在房地产行业持续调整、行业产能过剩等诸多因素影响下,近两年玻璃行业利润大幅缩水。尽管行业整体环境不景气,金晶集团却逆势上扬,始终保持着较高的产能利用率和盈利水平。朱永强介绍,2016年第一季度,金晶集团销售收入同比减少了3.88%,但利润却增长了469.25%,利税增长了133.93%,产销率同比增长0.63%。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主要得益于金晶集团不断科技创新,压缩传统产能,在调整产品结构、占领高端市场的同时,大力实施产业转移,优化空间布局。在淄博乃至整个山东,向曾经的金晶一样面临行业颓势的传统企业还有许多,落后、过剩产能犹如一身赘肉,严重拖慢了企业发展前进的脚步。既要舍得“割肉”,又要大胆创新提高企业产品科技含量,才能在新经济形式、新市场要求中突出重围,助力山东传统产业整体优化提升。

NEG与东旭光电合资的新公司将名为福州旭福光电,由NEG、东旭光电及福州东旭光电依序出资40%、10%及50%,将采用NEG所生产母玻璃基板,依客户需求进行切割等加工。
除福建外,NEG现已于上海、广州、南京等地设有玻璃基板加工据点,为扩充于大陆供应体制,NEG将透过与东旭光电合资的方式,降低投资风险,抢攻大陆自制液晶面板商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